工业之动力帝国_第5章 反抗萝莉的统治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5章 反抗萝莉的统治 (第1/3页)

  梁远卧室的门“呯”的一声被推开了,一只穿着浅灰色紧身长裤,藕荷色半大风衣,围着白底黑点泡泡式围脖的萝莉跑了出来,半长的马尾轻快的摆动着,一声尖叫,萝莉无视了所有人的存在,直接抱住了宁婉嘉。



  “妹妹,妹妹,你没事吧,听妈妈说你不小心掉到河里边了,菲菲担心死了”



  “姐姐没事了,菲菲今天可是单号,说好单号我是姐姐的。”宁婉嘉和宁婉菲抱在一起



  “可你是病人啊,病人都是需要照顾的,只有当了姐姐才能照顾妹妹呢”



  屋内的人都轻声笑了起来,宁婉菲没有跟着宁婉嘉返校,和妈妈唐婉去了盛京看爷爷奶奶。



  梁远抬起头看着半靠在门边唐婉,百感交集,唐婉出身于上层家庭,父亲在**中央秘书处任秘书长,一任就是20余年,人脉奇广无比,唐婉有四个哥哥,都在体制内任职,她是家中老小,自己上辈子和宁婉嘉之间最大的障碍,就是这位柳眉杏眼的丈母娘,因为家庭出身的缘故,唐婉对丈夫的仕途无比热心,宁雷在进入新世纪后,逐步升到大军区级将领的背后,唐婉功不可没。将宁婉嘉嫁给共和国元勋的孙子,除了宁婉嘉的爷爷之外,唐婉是最乐意的。宁老只是乐观其成,唐婉确是卖力推动。上一世的宁婉嘉最终听从了母亲的安排。只可惜成也萧何,败也萧何。在梁远穿越前夕,宁雷还是没能躲过那场震惊世界的政治风暴,至于最终结果如何,此时的梁远永远都不可能知道了。



  和李远玲一样的柳眉杏眼,唐婉的杏眼略有些狭长,盯住一个人看时,会让人有凌厉的感觉,不像李远玲给人以温和知性的气息。此时的唐婉看着梁远,却是笑眯眯的,眉目间满是亲切,梁远老老实实的走过去,叫了一声“宁姨好。”唐婉拉过梁远上上下下的仔细的看了看,长出了一口气,摸了摸梁远的头,说道:“没事就好,没事就好,小远现在也是小男子汉了呢”



  宁婉菲放开宁婉嘉,又扑到李远玲怀里说道:“梁姨好,梁姨我这次在爷爷家堆了老大的一个雪人还用胡萝卜做的鼻子呢,拍了很多很多相片,奶奶说下个月给我邮寄过来,到时候我在拿给梁姨看。”宁婉菲唧唧咋咋地向李远玲说着她在盛京的丰功伟绩。



  李远玲爱怜的捏了捏宁婉菲的小鼻子,和客厅里的人一一打着招呼。



  宁婉菲从李远玲怀里出来,围着梁远转了一圈,拍了拍梁远的肩膀,学着她爷爷宁老平时的口气说道:“小鬼干的不错了嘛,现在也能帮上姐姐的忙了呢。”



  梁远看着眼前这张和宁婉嘉一模一样的颜容头痛无比,当年,在幼生期的梁远眼里,宁婉嘉是可以一起玩的小红帽,宁婉菲就是条没有尾巴的大灰狼。宁婉菲没有搭理五官纠结成一团的梁远,一手拉着梁远,一手拉起宁婉嘉说道:“梁伯伯又吸了好多烟啊,我们去小远的卧室躲躲。”



  唐婉紧走两步和李远玲打招呼,看着三个孩子钻进卧室随手带上了房门。



  姐妹花并肩坐在床头,唧唧咋咋的说着这两天发生的事,宁婉嘉正在把早上败于梁远,被迫叫了梁远哥哥的事情讲给宁婉菲听。



  梁远看着眼前两张一模一样的面容不由得有些痴了,1997年到2012年再到1987年,这真是一条让人崩溃的时间轴。看着眼前宁婉菲古灵精怪,无忧无虑的样子,想起穿越前自己收到的那封短短的邮件,这对姐妹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,想着那晚梦见嘉嘉时那句宛若印到灵魂里的“人生若只如初见”,想着嘉嘉结婚后,宁婉菲和自己视频时说的:小远,你是个逃避现实的失败者。是啊,当初面对那道比高富美与矮穷挫跨度还大的鸿沟,自己连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,毕业后回绝了无数相亲和蔡晓兵在盛京醉生梦死的厮混着。想起自己QQ上的签名,要是没有穿越,自己终究会死在某个女人的肚皮上吧。



  不管因为什么,既然老天爷把自己弄了回来,梁远决不能容忍宁婉嘉再离开自己的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